第109章 新仇旧恨咱们一起算
书名: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:盛十九 本章字数:2243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21:31:34

那么她口中的妈妈是谁?

回不去?

回哪儿?

盛逸城双眸微眯了眯,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在书房,电脑的历史浏览记录,那些奇奇怪怪的搜索引擎关键词。

穿越?

着实可笑。

……

翌日,盛十九下了班来到游泳馆,馆内的老师看到她来,急忙迎了上前,“盛小姐,你总算是来了。”

盛十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最近太忙了。”

自她被陆修瑾丢到鱼缸里差点溺死过后,她便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学会游泳。

如果真的改变不了小说里的结局,有一天要被陆修臣丢进海里,学会了游泳的她,或许能有一线生机。

于是她便来到游泳馆办了卡学习,但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她还顾不上,今天是第一次学习。

游泳馆为她安排了独立的泳池,教她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老师,名叫秦丽美,她带着盛十九换过泳衣便来到独立的泳池边。

“盛小姐,学游泳最基本的是要放下恐惧,你先放松,下水感受一下,这是浅水区,你放心下来。”

盛十九点了点头,随即顺着阶梯一步一步来到水里,凉凉的水让她忍不住地一激灵,“好冷。”

秦丽美笑了笑,“站一会儿便能适应这个温度了,我今天先教你在水里换气,这是学游泳的第一步。”

说着,她拉着盛十九的手让她将手扶在泳池边沿,“你可以试着练习,水下呼气,水上吸气,慢慢来。”

盛十九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地克服着心底的不安,“我先试试。”

在曾经的那个世界,她有一次拍古装戏,就有一场不慎跌入水里的戏,那是在寒冷的冬天,她想象一下就觉得哆嗦,但开拍的时候,还是义无反顾地跌入了水里。

同时,她感觉心脏也在往下沉,明明是很浅的水池,水的深度只到她的肩膀,可是她的脚却怎么也够不着底。

她不停地拍打扑腾着,好不容易从水里挣扎着浮上来,大喊一声救命,可导演却以为她按着剧本在演,愣是没人来救她。

那一刻,她甚至以为自己要溺死在水里,情急之下大喊着导演,众人才反应过来,跳下水去救她。

那一次给她的心里留下了极大的阴影。

她央求着经纪人,吊威亚之类的她都不怕,唯独别让她再接这样的戏。

可是没有想到来到这个世界,还要学会游泳。

她这是跟水犯冲么?

一个小时后,盛十九心底的恐惧感总算消除了一些,至少在水里也不至于忍不住发颤了。

她回到岸边后,秦丽美拿了一条白色大毛巾给她,“只要克服了心里的恐惧,学习起来就很容易了,今天就先学到这吧,你先休息一下再回去,我先出去了。”

盛十九点了点头,随即接过毛巾披在身上,“谢谢。”

过了一会儿,盛十九正要站起身离开,一道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呵,果然是哪哪都能遇到贱人啊,这算什么,冤家路窄吗?”

盛十九转过身,正看到陆景沅跟陈圆圆从门外走了进来,“早前我听说盛家的跋扈公主也在这办了卡,觉得晦气,这些日子没见着这贱人,还以为游泳馆内的人跟她解约了呢,看来这里的人真是没有眼力劲。”

陈圆圆扯了扯她身上的大毛巾,“咱们还是走吧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上次在悦方城丢脸丢得还不够么?

她现在看到盛十九就觉得有些杵。

以前的盛十九虽说嚣张骄纵,但是脑子基本上就是个摆设,只有别人让她出洋相的份,可如今的盛十九就好似变了个人似的,总能让陆景沅吃亏。

到现在想起在梁华的宴会上被陆景沅骑在身上猛扇耳光的情形,陈圆圆都忍不住打寒颤。

经过上次悦方城的事情,陆景沅在父亲陆成恩的心里的地位直线下降,加上宋俐云也跟陆成恩站在了同一战线,以至于陆景沅成了名媛圈内茶余饭后的笑谈。

陆景沅气得暴跳如雷也只能被关在家里狂躁发飙,后来原以为宋俐云设计梁筱媛一事能让盛十九搭进去,结果盛十九去了医院一趟又满血复活,她更是气得牙痒痒。

但是宋俐云说过,她若再惹事,陆成恩一定不会像先前那样轻饶了她。

再加上,她告诉陆景沅,盛十九跟陆修臣的关系不一般,如果动了盛十九,难保不会招了陆修臣,这样一来,事情就变得复杂了。

陆景沅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陆成恩以及两个兄长,尤其是陆修臣,那毕竟不是亲生的,他若是要动她,恐怕陆成恩都护不了她。

但是哪知道她今天一来到游泳馆,便有人告诉她,盛十九也在。

送上门的仇敌,岂有放过的道理?

“放过她?那是不可能的!若这个贱人不是死在我的手里,我就不姓陆!”

陆景沅咬牙切齿地说着,大步走在盛十九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“上次在悦方城的事情,再先前梁董寿宴上的事情,盛十九,你摆了我多少道?今天,新仇旧恨咱们一起算!”

说着,她弯腰就要去扯盛十九身上的毛巾,后者眼疾手快地站起身,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透着几丝阴戾,“新仇旧恨么?”

她的唇角掠过一抹冷冽的弧度,“宋俐云让我跟梁筱媛差点命丧黄泉,这笔账我还未找你们,你倒要跟我算新仇旧账了么?”

她一步一步地逼近,眉宇间泛着的一层冰霜足以让人寒意直升,陆景沅下意识地一步一步往后退,良久才定了定神色,“那是你们该死!你们敢惦记我们陆家,就是该死!”

说着,她瞥了眼盛十九的胸前,泳衣未掩住的疤痕,“听说你为了勾引陆修臣,不惜给他挡了一刀啊,啧啧啧,这伤疤真是好丑哦。”

陆景沅脸上的表情布满嘲讽,“只可惜,这也没能感动陆修臣吧?你可是我哥不要的破鞋,你当陆修臣会稀罕么?真是天大的笑话!为了嫁入我们陆家,你可真是连命都不要了,这不是贱是什么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