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有我在,你怕什么
书名: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:盛十九 本章字数:2261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21:31:34

盛十九从车窗探出脑袋看着眼前的一片沉寂,大晚上的来这儿,也是很诡异了。

陆修臣走上前站在车外看着她,用眼神示意她下车,她缩了缩脖子,“我不要……”

这沉寂的夜晚,还有呼啸而过的风,不断地扑打着的海浪……

原小说里,女配盛十九被丢入海里喂鲨鱼的那天晚上,不正是这样的么?

想着,盛十九缓缓侧身从挡风玻璃看过去,好黑的夜,小说里的盛十九被那帮男人蹂躏的时候,被丢下去的时候,心里一定是无比绝望的吧?

陆修臣看着她苍白的脸色,打开车门倾身向前定定地看着她,“怎么了?”

盛十九的眼角不自觉地泛酸,她吸了吸鼻子看向他,“陆修臣……”

“嗯?”

盛十九怔怔地看着他眉宇间的温柔,唇角弯起的弧度好看而温暖,就是这样的笑容,会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。

只是,越是这样,她的心里便越发慌乱害怕。

半晌,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“来这儿做什么?”

陆修臣瞥了眼大海,“你不是喜欢这儿么?”

“可这大晚上的,挺瘆人的,我害怕。”

闻言,陆修臣浅笑出声,“有我在,你怕什么?”

说着,他拉过她的手腕,盛十九只好跟着下了车。

陆修臣打开后备箱的门,随即拉过一旁的垫子放在边沿,盛十九不解地看着他,“你要做什么……啊……”

陆修臣将她抱到后备箱的垫子上坐下,她吓得惊呼出声,紧接着他也坐了上来,两人面朝大海,海风徐徐吹在脸上凉凉的。

盛十九撇了撇嘴,“哪有人大晚上的跑到这儿来的,就算是喜欢,也应该白天过来啊。”

陆修臣怔怔地看着不远处扑打着的海浪,“我妈喜欢安静,我想她应该会喜欢这里的夜晚,我偶尔会来陪着她,但因为平时太忙了,这样的时候并不多。”

闻言,盛十九的心底一紧,“你妈她……”

陆修臣的唇角掠过一抹悲凉的弧度,“她临走之前,让我把她葬在这儿,她说她喜欢这儿。”

许是因为他低沉的声音透着悲凉,以至于盛十九的心脏不自觉地揪紧,她知道陆修臣的身世,但这还是第一次听他主动提及。

“所以,你今晚是想你母亲了么?”

陆修臣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揉和着一股悲伤,就连声音都透着一股低沉的伤感,“想又如何,她也回不来了。”

盛十九心底一窒,“说不定她在天上看着你呢,看着你过得好,她一定会很欣慰的。”

“不会的……”陆修臣怔怔地摇头,“如果她还在,她一定不会认可我的所作所为,一定会很生气。”

只是啊,如果母亲还在,他也不至于变成今日这般了。

“比如说?”

“比如你看到的,”陆修臣侧身定定地看着她,“正如你看到的那样,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人,外界对我的评价也并非虚言,可是如若不然,这个世界上,早已没有陆修臣了。”

从他十二岁回到陆家以后,他无数次差点死在了宋俐云的手里。

他永远也没有办法忘记,在他刚回到陆家半个月的时候,宋俐云趁陆成恩出差,便将他关在了杂物间里,用铁链将他的四肢锁住,用鞭子一下又一下地抽在他的身上。

陆修臣越是倔强地不出声,她的鞭子落得便越发狠,直到他身上的肌肤绽开露出血淋淋的一片才作罢。

不仅如此,宋俐云命人送来的每一顿都是馊臭了的饭菜,他不吃,那下一顿就不会再送来。

他坚持到了第五天,饿得头晕眼花,加上身上的伤口传来剧烈的疼痛,他无力地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天空,在心里疯狂地喊着妈妈。

早知道会遭这样的罪,他还不如跟随妈妈去另外一个世界。

但这,绝对不是母亲想要看到的。

他必须活着,好好地活着。

所以,他捧起了那盆早已馊了几天的饭菜,双眸泛着猩红,却没有一滴的眼泪。

宋俐云吩咐送饭的人不许给他筷子勺子,所以,他只能用手,而被捆住了铁链的手也并不方便,她就是要他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吃完连狗都不吃的饭菜。

陆修臣吃完了,往后的每一顿馊臭了的话,他都默默吃完了。

一直坚持到了11天后,陆成恩回来的前一天,宋俐云将他放了出来,并且命令他不许告诉陆成恩,否则下一次他会死得更惨。

陆修臣没有说,不是他怕死,是说了也没有用,陆成恩不过也只是会对宋俐云几句训斥罢了。

对于这个半路冒出来的私生子,他并没有比宋俐云多待见。

只要宋俐云心情不好,便会找出他的各种错处告诉陆成恩,陆成恩便会挥着鞭子往死里打他,以至于陆修臣后来看到那条鞭子,心里都杵得慌,甚至有了阴影。

这样的生活,一直到了他十七岁才有所好转。

一来他住在了学校,二来他已经长成了一米八的个子,宋俐云不敢像从前那般,甚至偶尔还会被他的眼神震慑到,愣是不敢作妖。

但这并不代表从前的痛苦和煎熬已经过去了,唯有他变得强大,才会将敌人踩在脚下。

在后来,宋俐云不敢对他来明的,便在暗中各种使计,尤其在陆修瑾大学毕业后,她更是变本加厉,恨不得立即将他赶出陆氏集团。

可她不知道的是,陆修臣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趴在地上跟狗一样的少年了。

她要谋求算计,陆修臣便奉陪,他本可以让她在这个世界消失,可是他没有,让宋俐云眼睁睁看着他稳坐陆氏集团的总裁之位,那才是对她最大的折磨。

他从前并不在乎陆氏集团,大概是因为如此,他变得在乎,更在乎的是……

在乎陆成恩的肯定和认可。

在这一点上,他真的像极了他的母亲。

上一次在月亮湾,盛十九的话一语中的,说得实在是太对了。

在那之前,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跟宋俐云这些年的斗争,除了报仇,还为了什么才让他这般执着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